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去年冬至,我把父親的墳遷到當塗大青山,讓他老人家與青山為伍,與詩仙李白為伴,應該是最為理想的地方。父親在世,不是經常手書“天門中斷楚江開”“濤似連山噴雪來”的詩句嗎?這下好了,他可以和李白比鄰而居朝夕相處啦。 青山是李白的終老之地。他如同一頭江南的水牯牛,靜靜地俯臥在江東大地上,蒼翠碧綠,逶迤起伏,遙望著遠方沉默不語。他那份沉靜和肅穆令我想起當年的父親。雖然40多年過去,但我始終沒有忘記父親那雙深邃的眼睛和沉默的神態。 那天早晨,天色是陰沉的,光線是灰暗的。父親起床後定定地望著我,幽深的眸子裡似乎深藏著許多要說的話。我偷偷地抬起頭朝他掃了一眼,心裡愧疚地不敢多看,逃也似地溜過去趕快洗臉刷牙。然而父親終於一句話也沒有說,只是默默地望了我一會便去做他的事。我洗完臉隨便扒拉幾口早飯,扛起鐵鍬來不及地跨出門外,到生產隊農田幹活去了。 昨天,我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大錯…… 太陽出奇地好,暖洋洋地照著大地,把剛剛飄過來的一點寒流給驅趕殆盡。麥苗兒伸出尖尖的腦袋,從黃橙橙的土坷拉裡鑽出來,給田地披上了一件淺淺的綠裝,讓人彷彿有種春回大地的感覺。然而冬天剛剛開始,春天的腳步終究還有一段時辰。當前農活最要緊的是清溝瀝水,防止將來春汛麥苗被淹。 我埋著頭一鍬一鍬地挖著土塊,一條水溝挖完身上熱烘烘的開始冒汗,便脫下棉襖摔在田埂上,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絨線衣繼續幹活。東邊的這塊田挖完就轉到西邊的那塊田。太陽爬到頭頂上,肚子餓得嘰哩咕嚕響,隊長息工的哨子一吹,我爬上田埂扛起鐵鍬就往家跑,竟然把棉襖忘在田埂上。 下午幹活才想起棉襖沒有帶回家,跑到原來的地方再也找不到,立即去找其他社員詢問。一個婦女說她撿了一件棉襖,不知道是誰的就暫且帶回家了。等到下班來到她家打開門一看,完了完了,棉襖被關在家裡的一頭老母豬從櫃子上拖下來,扯成幾大塊碎片撒在地上。 我的媽呀,這是頭一年剛剛做的棉襖呀,深藍色的卡嘰布白花花的棉絮,還是嶄新嶄新的呢!在那個艱苦的年代,做一件棉襖多麼不容易啊!這叫我回去怎麼向父親交代?我欲哭無淚。儘管那時我已是十七八歲的大小伙,但心裡還是一片驚恐,不敢回去向父親坦承這樣的過錯。 那婦女也痛悔自己的過失,愧疚地找了件半新的黑襯衫,連同棉襖碎片一起塞在我手裡,讓我偷偷去找二嬸縫一縫。 身患疾病的二嬸聽說了事情的經過,非常同情我這個過早失去母愛的孩子。丟下飯碗就把衣服接過去,湊在昏暗的油燈下,睜大眼睛一針一線地縫補。她先把幾大塊碎片連綴成完整的棉襖,再把襯衫剪成布片覆蓋上去,然後密密地縫好。夜很深了,二嬸才停下針線,一件破碎的棉襖終於復了原,二嬸也疲憊得直不起腰來。 縫好的棉襖罩上外套,從外表上已經看不出什麼破綻。我忐忑不安地走回家去。睡了一覺的父親醒來問我到哪兒去了,怎麼到現在才回家?我撒謊說生產隊開會開遲了。上床把衣服放在遠遠的凳子上,不敢像平常那樣放在床上,生怕父親隨意翻開露出馬腳。 第二天早晨,擔心父親要說的話終於沒有說。也許父親還沒有來得及知道呢,然而即使逃得了今天卻逃不了明天呀。過幾天父親知道也還是少不了一頓責罵。所以我一直惶惶不可終日,總擔心天要塌下來地要陷下去。可這樣的事情一直沒有發生,父親一直沉默著,從來也不提棉襖的事。本以為會掀起驚濤駭浪的生活,依然像小河的流水那樣平靜而溫馨地流淌著。 即使我成家立業有了妻兒,棉襖的事已不成為事情的時候,父親也還是保持著他的沉默,從來沒有提過一句。難道他真的不知道嗎?不,從他的眼神應該讀出,他是知道的。即便當時不知道,在我脫下外套換洗,蒙著黑布的棉襖已徹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還能說他不知道嗎?再說他經常到二叔家去串門,二嬸事後能不告訴他? 父親為什麼自始至終不提這件事呢?很顯然,對於我的小心和驚恐,細心的父親早已體察到。他不願意我這個可憐的孩子雪上加霜,再次遭受打擊。他用他那青山般的胸懷,包容了他的孩子的一切過錯和失誤。 在當時,他不能在孩子面前提這件事;在過後,他認為沒必要再提這件事。就這樣,父親一直沉默著,沉默著,直到逝世。然而,他那沉默的神態和深邃的眼睛,卻深深地鐫刻在我的心坎上,任從世道變遷時光流逝也難以磨滅。 仔細想想,父親又何止在這件事上沉默不語呢? 上世紀,父親曾經當任過合作社社長、鄉長、區財貿部長,三年自然災害中受莫須有的歷史問題牽連,卻被莫名其妙地解職回鄉務農。你說,正值人生巔峰的父親突然賦閒回家,他能不痛苦嗎?這樣的仕途落差有誰能承受得了?但父親默默地承受著政治風雨的襲擊,從沒有多說一句不平的話語。 從來沒有種過田的父親一時失去經濟來源,家裡的生活陷入一片困頓,艱苦的生活接連奪去我們家兩條性命。年紀輕輕的母親營養不良得了浮腫病,而當時又缺醫少藥得不到醫治,不久母親撒手人寰。時隔一年,年僅五歲的小妹妹僅僅拉了幾天肚子,便悄然離開這個沒給她多少溫暖的人世間。 一個家庭瞬間發生如此之多的變故,有誰能經受得住啊?而唯有父親,面對接踵而至的災難,卻像青山一樣默默地扛著,挺住,帶著我們兄弟倆默默地熬著,一直熬到我們成家立業。這該需要多麼大的忍耐,多麼大的克制,多麼大的胸懷啊!然而,父親就是這樣的人。他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,卻做到了普通人所無法做到的事情。 青山不語。我佇立在青山頂上,放眼眺望,極目舒展,江水滔滔從天際流過,大地茫茫一片蔥綠。村莊裡炊煙裊裊,燦爛的油菜花把大地染成一片片鵝黃。奼紫嫣紅的桃花迎著和煦的春風,張開美麗的笑臉。滄海桑田,生機盎然,多麼好的一個世界啊! 擅長書法的父親,能夠長眠於這塊土地上,可以與青山切磋筆墨,與詩仙吟哦詩賦。願巍峨的青山不再無語,願地下的父親不再沉默! 文章來源:重慶人在紐約的BLOG |瀟瀟的開心樂園 | 造型師白白的BLOG |家佳裝飾 | 腎臟主任醫師程曉霞的部落格 |水晶寶貝的家 | 生活 淡然從容 |時尚先生esquire的BLOG | 張筱雨部落格 |蘇燕 淑媛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