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最近很忙,忙得很無厘頭,很混亂,也很心不甘情不願。 國慶去見了男人,這是三年來,第一次去真正認識陌生男人,那個在電話裡總是給人快樂的幻想卻在之後又玩失蹤的男人。吃了一頓不鹹不淡的飯,看了一場不悲不喜的電影。如果,不是他一次次“水”我,我想,這個國慶,應該還是很不錯的。 第一次見面,兩個人都沒有陌生感。或許是他的功勞,因為我這樣的天蠍座女子壓根兒就不是愛說話的主兒,加之心裡還窩著一股無名鬼火直往外冒,就一直聽他在說著一些有鹽有味兒的話。相處是愉快的吧,他是高手。談不上有沒有愛上,只要不是自己討厭的類型,在確定見面的那一剎那,我就打算要認真的對待。 他暖暖地跟我說了他的部分人生經歷,我注意到他的手上有很大的傷疤,心裡緊了一下。這也是一個有故事的男人吧,後從側面瞭解到是他當警察那會兒留下的。我很想摸摸他的傷疤,但手短在那裡,我保持了單身一個人很久的一些改不了的習慣。 離開的時候,他發短信說“我很想你”,心裡暖洋洋地。我想我是愛上了。然後,狠狠地把自己給鄙視了一下。忘記那個男人一次次是如何“水我”的了。其實,我就是一個傻女人,很傻很傻的女人。我在短信裡責備他,說他對我不真誠,如果夠真誠,就不會那麼輕易地把我給扔下。我總是一廂情願地以為,男人和女人一樣。尤其是我這樣的天蠍座女子,情感啊,怎麼那麼強烈。一直怕再次受到傷害,一直不敢付出自己的情感,一直把自己包在一個蝸牛殼裡獨自療傷。 他或許一直也在期待一份真摯的感情,既然他不太願意邁出那第一步,那我為什麼不朝他在的地方走999呢? 從殼裡出來吧,愛情,也是需要冒險的。 豬,我每天都在牽掛你,你好嗎?